某人說,他的傷口是暴力熊
是還蠻好笑的,可是有像嗎??

雖然是開刀,但是不像一般開刀需要拆線之類的
也不需要有紗布保護
護士只幫他貼上美容膠帶
但是為什麼要弄成二個*號
這就不得而知了
我們以為這是他自己搞的
可是得到的答案是,這是護士貼的
他本人也還沒拆開膠帶看看裡面長什麼樣子

本來是想去探病,但是又怕下班再去太趕了
結果前一晚聽到來賓是古巨基,馬上決定隔天要準時下班衝過去
我到底是去看古先生還是看他,哈哈

一下班就衝果然是來得及
但是也要陳先生能載我才行
不然我搖公車或是捷運過去的話可能還是有點趕…
古先生本人是很可愛的
一付很無辜的樣子
專輯封面顏色較深,可是我拿的是黑色筆
簽起來是看得到啦
但是他們家宣傳很好心的還說他有簽起來很好看的白色筆
小張小灰的都是簽白色的
我的最後也再補一次白色
就一張專輯封面硬是擠了個黑白簽名

他的字很可愛~果然是會畫漫畫的人
本來不好意思說要拍照
可是…小張很有勇氣的說要拍照
所以…我也照了,只是我照起來很肥><

古先生走了之後,我們就在休息室等庾先生
好像在棚內還有什麼事絆住他
所以等了一下他才到後台來
他看到我,還很熱情的拍了我一下
好像今天心情不錯的樣子…
今天後台很熱鬧,也有人來看他,也有人要來做專訪
專訪的還有出動高級攝影師和自備燈架來拍照
攝影師叫他在休息室的沙發上隨便擺幾個POSE
讓我想到之前GQ幫他拍的那組很好看的照片
攝影師說,來個兇狠一點的表情
結果庾先生說"可是以前人家都叫我不要太兇狠也…"
不知道是今天他心情好還是攝影師會引導
我覺得這天他做的表情和動作都很好看也(還是其實只是因為我盲目??)

折騰了一陣子後,終於弄完了
薛哥就問他傷口如何
他說像暴力熊…
薛哥說他要看傷口
他說好啊,我換短褲
聽到他那麼大方要給人看傷口
我就說,那我也要看,可以嗎?
他一面進更衣室一面說,我就說我要換短褲了嘛,當然是都能看啊
(我怕你小氣不給我看,再多問一下咩)
換好衣服他一出來就高喊著"暴力熊來囉~~~~~~~"(超像小朋友的@@)
然後就把受傷的那隻腳抬到休息室的桌上放,方便大家慢慢欣賞…
接著大家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討論起來
"這是誰貼的"
"護士啊"
"蛤?不是你自己貼的哦?"
"你有打開來看過你的傷口嗎?"
"沒有也"
"不需要拆線?"
"不用啊"
然後美瑛姐用他的相機要幫那傷患照相
我就叫小張快點也來照
(因為本人今天只帶小相機,而且一直沒拿出來,就乾脆也不要照了)
庾先生還會一個一個看鏡頭咧…

這位先生今天的配合度還蠻高的…

在他要離開的時候,來探班的另一位和他說在等他出唱片
他說,快了快了,預計九月
我就在他後面說"九月?!你確定?"
"最慢九月底一定要出"
"我說你常常說話不算話也,之前你騙過我們多少次了,都嘛和你說的時間隔很久"
我就在他身後一直碎碎念,哈哈
突然他大喊一聲"大家再見"(是不是這句我也忘了"
我說,你要喊你也說一下,我在你旁邊會聾掉啦
他說,我先說的話也是那麼大聲啊
好吧,那當我沒說><

看他老人家一面扶著樓梯一面跳下階梯
還蠻可憐的…
我問他說這樣你還能蹦蹦跳跳嗎?
他說會想,但是不敢,怕更嚴重之類的吧
那幾天會好?
據說十天左右就OK了
所以那也還好咩
我說,可是這樣的話,你以後還能參加鐵人嗎?
我還順道提到今年我們有去參加鐵人
他頓時瞪大眼,興奮了起來
"你有去比賽?!"
"我是去當啦啦隊啦,是他們有比(我比了老陳)"
然後庾先生就開始問一些鐵人的事…
最後他說了一句很心酸的話"我想我有生之年大概沒機會參加鐵人三項了"
唉呀呀~搞不好之後膝蓋好了就行了咩,不要這樣啊~
就這樣一路亂哈啦一直到他上車都還聊了幾句才揮手說再見

今天不錯啊,有感覺到他心情還蠻好的
大家也都輕鬆起來~
可是我想吃他的零食沒吃到><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周小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